首页 > 美文 > 月色如茶|王瑞凤

月色如茶|王瑞凤

月色如荼

——读葛东兴老师散文集《月色》有感

王瑞凤

也许是文化水平不高的原因,总也欣赏不了文风比较雅的作品,但是葛老师的散文除外。

认识葛老师是在2018年秋天,《知彼》原创作者平台组织十个人出去采风。九月的绵山脚下天高云淡,我这个因为交不出作业而烦恼的散曲社副社长却只会说一句:“哇塞,好美呀!”自来熟地请教葛老师,葛老师谦逊地回答:“现在我也写不出来,不是刚看过风景就能写出东西,今天看过了,改天写作的时候可能会用得着。”

此话所见略同,一扫我交不出作业的自卑。我一直以为他是看到以后可以马上成文的,因为我已多次领略他散文的美,就连出发前也在欣赏《风吹过玉米的叶子》。

“它们急急忙忙地,一天一个样,攒足了劲地长,拔节,抽叶,打伞,长成田田的样子,像一片绿色的湖水,一天一天,悄然漫过人的脚,溢过人的腰,没过人的脖颈。”

“那绿,无边无际,蓬勃着生命的朝气,张狂着季节的色彩,肆虐着狂浪的心情,若万马奔腾,似大河奔流,如鼓胀的情感,要撑破人的心房,又如疯长的枝蔓,要一直伸向天去。”

我知道田间劳动的时候玉米叶子经常会拉伤胳膊,我还知道玉米种得再好,一亩地也就是几百块钱的收入,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在作者笔下,玉米叶子会有如此蓬勃的生命力。

采风归来以后,和葛老师的交集仅限于见面打招呼,他的文字却没有错过。得知他出版了《月色》,着急地赶紧拥有,因为我一直认为葛老师的散文就像清澈的茶,适合没事的时候捧在手里,慢慢地品着打发闲暇时光。

我是欣赏不了风花雪月的,感觉那是拥有闲情才有的逸致,葛老师的《看花》却让我徜徉在花海,闲庭信步久久沉醉。

“在一树桃花面前,可看到她含苞的心事,看到她枝头的招摇,也可看到她怒放的心语,看到她失落的凋零。”

在葛老师笔下,一花一草都善解人意,花可以是大家闺秀也可以是小家碧玉,作者唯恐辜负了花又辜负了春。

也许我浅薄了,以自己的心度作者之腹,可是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捧着《看花》细细研读而不敢高声语,如果把《看花》比作花,作为读者的我就是花丛中的李逵,粗黑的手捧着,唯恐亵渎 。

《月色》的文风也不全是这么华丽,很多朴素的语言更容易引起读者共鸣。

“一句唱词拖得很长,似乎睡一觉醒来还是那一句。”《看大戏》也很长,我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一句,幽默,俏皮,有生活。

“有时候我也望着美好的春天奢望,愿时光重回,我没有长大,他还没老,他骑着车载我在这明媚的春天里一路前行。”《骑自行车的父亲》这个结尾一下子戳中了我的泪点。我曾经与作者有过同样的奢望,然而不久前刚刚失去。

《月色》还没有看完,原因我已经说过了,这样的文字需要闲暇时慢慢地品。然而在我已经读过的文字里,我看到的是作者文风的纯净,娓娓道来,不疾不徐;没有副能量,也绝少正能量的说教;感情细腻而很少大悲大喜,偶尔一句俏皮话,让人莞尔的同时承认生活确实有它美好的一面。作者真诚地生活,真性情写作,不为功利而写,不为写作而写,写作只因为不吐不快。

就我目前的水平,还不敢狂妄地试图研究葛老师写作技巧方面的东西,别人的评论也看过,很多也说到了我的心里,然而因为没有诗词基础的缘故,我真的闹不清如何能像葛老师一样写到情中有景,景中有情,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以读者的身份喜欢《月色》。

夏天的夜晚,泡一杯清茶,翻着《月色》享受一天来少有的闲暇时光,《月色》如茶,伴着习习的凉风扫除一天的酷暑和劳累。如此散漫地学习,润物无声,我这个从来不肯多写的散曲社懒学生得一首【中吕·山坡羊】以感谢文字的魅力。

【中吕·山坡羊】

读葛老师《月色》有感(通韵)

清新文著,温和笔触,静心细品虔诚悟。水轻舒,鸟轻凫,花开香溢人移步,戏散曲终音绕屋。文,月下书;书,月下读。

王瑞凤,女,山西省介休市龙头村农民,汾河(知彼)散曲社副社长。

投稿邮箱:874761158@qq.com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mwtb.com/article/5009.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mmwt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