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往事回忆——串门

往事回忆——串门

作者:鲍华明



在乡下,乡人们最快乐的日子莫过于邻里间串门子。平日里庄稼人忙碌,无暇串门,相互见面顶多打个招呼,各干各的活。可农忙一过,大家开始放松一下疲惫的身子,走东家串西家,拜拜亲访访友,这俨然成为乡村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冬闲是串门子最多的时节。这时候累了近一年的男人们在村道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着,他们大抵穿着粗蓝或黑布的裤褂,嘴角叼着“两头通”的烟卷儿,背着手走路,东瞅瞅西看看,很是一副逍遥自在的样子。农家的屋舍、庭院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哪家的大门都是敞开的,你只管随便进,热情的主人一边递烟,一边邀请你坐下来聊聊天,想聊啥就聊啥,不一会儿,茶水、柿饼、花生等一一端上你的面前,尽情地吃喝,尽情地聊天,悠哉乐哉!


不光是男人们,女人们也出来了,她们大多腋窝夹个纳了一半的鞋垫,或右臂挽个盛着线团和正在织的线衣的小篮子,三五成群,或坐或站在人家的门口,一边说着笑着,一边忙着手中的活计,充分享受着这难得的休闲时光。


在乡下,串门子可不是大人们的专利,小孩子更爱串门,目的很简单,找玩伴玩耍。记得我小时候,常常去隔壁家的二蛋家玩耍,他家的后院墙对着我家的大门,若从他家的前门进去,要多绕一段路。不高的院墙根正好有棵树,我嫌麻烦就爬树翻墙而过。为了串门方便,我和二蛋“和谋”拍掌通消息,每次我爬树拍掌,准备翻墙时,二蛋就会把家里的木梯子靠在院墙边,这样我就会顺利地下院墙,然后和他玩扑克或做游戏了。时间一长,两家人都发现这其中的“秘密”,可大人们也不在乎,只要孩子们玩得开心。平时一得空,不是我从树这边爬过去,就是二蛋从梯子那边爬过来。有时闲暇,两家大人还隔着院墙说说农事,拉拉家常,既方便又舒心。

串门子最惬意的时光是下雨天。左邻右舍常聚集在哪一家里,一边望着屋檐下的雨线,一边说着前朝后代的事情,议着五乡八镇的新闻,无拘无束,自在悠闲。不觉间,午饭端上来了,吃就吃呗,都邻里乡亲的,没有那些客套,图的就是一份好心情。


在乡下,串门子不仅能联络感情,还能化解矛盾。若是邻里之间有了磕磕绊绊,往往串门子比什么法子都管用。进门说声对不起,一边道歉,一边递烟,对方一看,这还有啥说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满天乌云一扫而空,又和好如初。


串门子是乡村习俗,看似平淡无奇,却营造着一种淳朴而温馨的乡土情结。然而,随着乡村城镇化脚步的不断加快,这一习俗已然不可避免地离我们愈来愈遥远了。身居闹市数载的我,也只有在记忆中去寻觅儿时串门子的场景,但愿串门子这一流传千年的乡村遗风,能永远传承下去。



最忆是巢州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mwtb.com/article/3291689.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mmwt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