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跟金钱战斗,一个美国穷人变得富有之后的财富认知

跟金钱战斗,一个美国穷人变得富有之后的财富认知



1991年,詹尼佛·瑞瑟 25岁,她应聘到微软工作,起薪26000美元,比她做广告业务的时候多了6500美元。她对这个极大提升收入的机会充满感激,甚至是兴奋,以至于刚刚加入微软,她的上级给她讲解企业政策的时候,几乎什么也没听进去。

当时的微软已经实行了股票期权激励,但对詹尼佛·瑞瑟来说这是一个谜。即使在微软内部,股票期权就像纸上的一堆数字,很虚幻,跟日常生活全无关系。

从詹尼佛·瑞瑟到微软上班开始,她就注意到微软的股票一直在稳步上升,她对自己拥有的期权价值感到难以置信,如果股票一直上升的话,她意识到自己在三年内可以赚到超过30万美元。而她后来的丈夫,大卫,也在微软,他的期权价值有200万美元。

但是六年后,大卫离开了微软,加入了一个小型创业公司,这家公司就是后来的亚马逊,他在那里赚到了更多的钱。几乎就是35岁之前,詹尼佛·瑞瑟和丈夫就赚到了数千万美元的财富。但这让他们对钱感到迷茫。

于是,他们开始与钱斗争



在詹尼佛·瑞瑟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对钱有了深刻认知。当时,她的父亲做保险代理工作,而母亲是一个图书管理员。詹尼佛·瑞瑟小的时候,虽然家庭提供的物质条件不是太好,但也不缺什么。但他的父母,仍然会影响她用钱的观点——每一分钱都要用在恰当的地方,不能乱花钱——然后,这种理念成了这个家庭的一种传统。

詹尼佛·瑞瑟记得父亲在一团烟雾中支付账单的情形,因为家里没有很多钱,但花钱的地方很多,她父亲由此总是觉得钱不够用,就时刻对她灌输节约的必要。

小时候的詹尼佛·瑞瑟,看到妈妈用一个茶包反复的泡水,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开车,因为汽油很贵,而她自己也被父母要求,离开房间的时候要关灯,如果冷的时候就要多穿衣服。那个时候的她,有一种感觉:好人是节俭的,坏人才奢侈。这种意识根植在她的脑海里,所以她从来不乱花钱,她认为,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女儿,省钱给了她一种价值感,值得父母对她的爱

到了后来,当詹尼佛·瑞瑟意识到她和丈夫拥有了难以置信的财富时,她花了好几年才消化掉这种感觉。但她童年的习惯和信仰对她一直影响深远。

有一次,她丈夫提议去旧金山度周末,她觉得可能去不了。他们当时住在西雅图,从西雅图到旧金山的机票超过200美元,对于只过两个晚上的计划来说,詹尼佛·瑞瑟觉得太贵了。但詹尼佛·瑞瑟不想让丈夫失望,于是她给几乎每个航空公司打电话咨询打折的情况,后来她买了飞奥克兰的机票,便宜50美元,对此,詹尼佛·瑞瑟觉得物有所值,十分满足。

詹尼佛·瑞瑟的丈夫很理解她,这是詹尼佛·瑞瑟觉得很重要的地方。那时候,詹尼佛·瑞瑟有几十万美元,而丈夫有更多,他们可以很容易买得起去任何地方的飞机票,她也不必为了省下50美元而担心丈夫异样的看待她。事实上,詹尼佛·瑞瑟是多虑了。

随着成长,詹尼佛·瑞瑟意识到自己并不孤单,她将自己在童年时期学到的东西,与不断增长的财富相融合,她很欣慰:十个有钱人中间,就有八个是中产阶级或者穷人。

在后来的生活上,詹尼佛·瑞瑟的节俭精神让她受益匪浅,最大的帮助是让她保持脚踏实地的生活理念。不过,保持节俭的生活方式也会带来困境。比如停车,她可以随便停在任何收费停车场,但她更倾向于开车到处寻找免费的车位,她只是觉得,没必要花的钱,就不应该花;再比如取钱,当她遇到不收费的自动取款机时,她觉得这简直不是幸运,而是成就感满满。

事实上,詹尼佛·瑞瑟还是觉得生活很矛盾,她试图让自己成为一个慷慨的人,一个可以尽量多花钱的人,然而,当她破费一次之后,她又感到后悔,感到内疚,她意识到,如果金钱并没有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更加轻松,就太可笑了

观念总是会慢慢改变,詹尼佛·瑞瑟从先前的几乎一毛不拔,变得能多花几美元,且不会影响自己的责任与善良的时候,她觉得轻松了一些。但是,即使是到了现在,她的大脑也没有停止过与金钱的斗争,她的脑子一直在提醒她,花钱并不能证明自己不负责任,或者很邪恶

詹尼佛·瑞瑟在他们的财富日益增长的时候,她总是想起小时候,妈妈带她去捐赠的日子,或者是衣服,或者是罐头,通过慈善机构捐给有需要的人。

不过,詹尼佛·瑞瑟觉得捐赠并不是童年的生活部分,她加入微软之后,目睹了其他员工的捐赠行为,才受到启发,才签约将自己薪水的一小部分捐给联合慈善基金总会。再后来,詹尼佛·瑞瑟又同丈夫一起,将钱捐给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和非营利组织PEPS。

定义捐赠



詹尼佛·瑞瑟的女儿读书的时候,学校希望他们能捐赠10万美元,这让詹尼佛·瑞瑟很吃惊,她发现,当自己有钱之后,其他人正在用她自己都不清楚的定义方式来定义自己,换句话说,在别人眼里,詹尼佛·瑞瑟捐赠10万美元完全是应该的,没有压力的,但詹尼佛·瑞瑟还从未捐赠过这么一笔巨款。

学校的要求提高了詹尼佛·瑞瑟对慈善事业的看法,她意识到自己拥有的,远远超过了需要捐赠的,她有能力变得更慷慨。但詹尼佛·瑞瑟不想没有意义的去慷慨,如果需要她大量捐赠,就需要研究和计划,把慈善事业做好。

当时,詹尼佛·瑞瑟的愿望是帮助妇女和儿童,而她丈夫的兴趣是教育。詹尼佛·瑞瑟觉得,找到金钱能产生影响的地方,并明白的使用它,是慈善行为中至关重要的

但是,把大笔资金投入到慈善,或者不明白的地方是个挑战,詹尼佛·瑞瑟自己都很担心自己做错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经验的积累,詹尼佛·瑞瑟停止了过度思考和追求完美的目标,并做了一个有意识的决定。她决定去帮助社区中的公立学校,这样就可以帮到更多的人,慈善的行为也更加的有意义。詹尼佛·瑞瑟的丈夫非常支持她,2010年,詹尼佛·瑞瑟的丈夫与伙伴共同创立了一家名为Worldreader的非营利性组织,他们向没有良好服务的社区提供数百万的物资,还有数字图书。

然而,在实践慈善行为的过程中,詹尼佛·瑞瑟和丈夫发现潜在的麻烦很多。当时就有朋友向他们申请2.5万美元的商业贷款,这让詹尼佛·瑞瑟和丈夫都很震惊,尽管詹尼佛·瑞瑟内心很想帮助别人,但她也不确定贷款是不是能给对方带来好处,她还担心金钱会改变他们之间的友谊,最终导致人们的怨恨。

朋友有困难,来寻求援助的事情让詹尼佛·瑞瑟夫妇很吃惊,但他们没有立刻回绝。詹尼佛·瑞瑟跟丈夫讨论了几天,最终的回复是:如果朋友同意让詹尼佛·瑞瑟的丈夫帮助制订一个战略,来让朋友的工作走上正轨,那么詹尼佛·瑞瑟就同意给朋友2.5万美元。但对方默然拒绝了。这样过了几年,曾经缺钱的朋友又来找詹尼佛·瑞瑟夫妇寻求帮助,但这一次,詹尼佛·瑞瑟和丈夫,以友谊的名义,直接将钱当做礼物送给了朋友,同时也是为了避免朋友之间持续的帮扶义务。

送钱给朋友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但面对家人的时候,处理情感也一样。詹尼佛·瑞瑟的父母从来不承认她的经济状况,并且不赞成她拥有那么多的钱,所以,詹尼佛·瑞瑟跟父母之间几乎不谈钱的问题,她一直是父母心中节省的乖乖女,父母无法想象她把钱当草纸一样往外送是为了什么。詹尼佛·瑞瑟不想打破家庭的氛围,也不想得罪自己的父母,于是避免讨论钱。

但作为女儿,她仍然希望跟父母分享有钱的感受,只是詹尼佛·瑞瑟的父母对钱的感受,与她自己一样复杂。为了让父母认同自己对钱的态度,詹尼佛·瑞瑟找机会跟父亲聊天,她告诉父亲,她有很多钱,并且想把这些钱捐一部分出去,她大胆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父亲只是看着她,微笑,没有表示反对。通过与父亲的交谈,詹尼佛·瑞瑟觉得自己与父亲更加亲密,是一种建立在理解上的亲密。

詹尼佛·瑞瑟花了很长时间来接受自己拥有巨额财富的事实,她认真审视自己的价值观,对谈论金钱也更为开放,她觉得审视金钱,拥抱富裕,需要一种对金钱的坦诚,而且不能缺少对生活的感激,只有感激感恩的心态存在,人才会对社会更为慷慨,这种慷慨也促进了自己与家人,与朋友之间的深刻联系,尽管这种联系并不完美。

詹尼佛·瑞瑟是《我们需要谈谈:关于财富的回忆录》的作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mwtb.com/article/3284900.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mmwt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