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女生独自摩旅(11)丨烟雨西塘,我们离别不说再见

女生独自摩旅(11)丨烟雨西塘,我们离别不说再见

第一次有想法到西塘,是在景德镇逛陶瓷博物馆的时候,想着可能这趟真的可能爬不了黄山了,得有个备用方案。思来想去,似乎江南古镇是个不错的选择。乌镇去过了,周庄同里甪直都没太大兴趣,还能顺路再去看看南浔。

于是我看了一下日期,好像可以安排周末的时候到,顺便看看在上海的林哥哥有没有空,出来见个面。

然后给他发信息,跟他说了这个方案,免得到时候扑空。

所以在宏村的时候,看着天气实在不可能上黄山了,就干脆直接杀到南浔,那是上一篇游记的故事了。

在南浔那天是10号,我坐在客栈的阳台写游记,虽然是阴天,看起来也还好。可是,没半小时,立刻就变天了,我马上收拾好行李飞奔西塘。掌柜在帮我提行李的时候看着突然变黑的天也妥妥吓到了。

他说,没事,只要你跑得快,这场雨就追不上你。

谁知道,不是雨追不追得上我,而是我追上了雨。

还没开出南浔多远,立刻下起了瓢泼大雨,虽说两个古镇距离并不远,但是我还是足足淋了一个多小时的雨,好在出发的时候我直接穿上了雨衣,不至于真的成落汤鸡。


西塘啊西塘,我心心念念了近10年的西塘啊,你就用这样的方式迎接我的到来,像宏村一样猛烈!


原本已经在订房软件看好了房间,还没下订单,所以我是直接导航到离那个客栈最近的一个出入口,刚好,出口旁边有个空地可以停摩托车。我刚开进空地,突然有个男生大喊“wc,小哥哥是从广东骑摩托车过来的啊!”

我立刻就火了,“什么小哥哥!我是漂亮的小姐姐!”

那个男生估计吓到了,“wc!居然是个小姐姐!”

在一片慌乱和雨声中,我知道了他也是个摩友,去年开摩托车去西藏,现在在西塘开客栈。

我说我还没订房,他说那上我那住去!

我突然想到后面林哥哥要过来,说,等下还有个男车友过来。

“没事,一起,我那有个复式,房费你们随便给就好,都是摩友,我一个人出去摩旅的时候也都是受别人照顾,所以我照顾一下你也是应该的~”


好像这个理论也没啥毛病。


本来他出来是来接客人的,但他还是帮我把行李搬进了他客栈所在的院子。在检票处的时候他说的是让我先到他朋友客栈等他接完客人再来给我安排房间,结果,到了院子,他说,要不你们住这边两个房间吧,不用钱。我听得一脸懵逼。

他看我一脸懵解释说,他前一两天刚盘下的几间房,想着装修一下再开始营业,所以空着也是空着,给我们俩住也没啥损失。

啊!还有这样的好事!但我还是懵。

给了我钥匙之后他就去接客人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巷弄里不知所措。


在巷弄里进进出出好几回,最后还是选择了上去房间里看看,后来是我在房间开窗的时候,他朋友把我当成他女朋友问我话,我才从一片懵逼中缓过来才理解了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西塘古镇里的房子都很小,很难像其他地方的客栈一样一进门就是一整个大院子,都是一条巷子进去,好几家客栈,而一家客栈又只有几间房。而西塘大大小小的出口很多个,客栈老板们为了方便客人,通常都会想办法去尽可能地在多个出口盘多几间房。所以小哥哥给我们住的两间房就是他刚刚盘下来的。他还有房间在其他的地方。


难怪我在订房软件上面看那些客栈怎么那么乱,很多房间名称后面都有带括号写着靠近哪里。

西塘的客栈,不是一家一家,而是一小撮一小撮房间。

行吧,那我就“勉为其难”住下吧。


于是,我住进了一个只见过一面连微信或者电话都没有甚至叫什么都不知道的摩友小哥哥提供的免费房间里。


然后我打电话给林哥哥说了一下情况,顺便看看他到哪了。

本来是约好了他也骑车过来,然后周日天气好(天气预报说的),我们一起骑车去环太湖的,因为我们上一次一起骑车,已经是10年前的事情了。结果一场大雨,他说他车技和装备不够,还是开车比较安全,所以“一次升级版的一起骑车”就这么泡汤了。

好吧,都怪这迟迟不出的梅雨天气。

林哥哥到达的时候已经快9点了,我发微信给客栈的小哥哥(他接完客人过来找我,顺便加了微信)问他买门票(西塘的门票是95元,客栈老板可以买优惠票,但必须在指定的售票处才能兑换,我们所在的出入口是不能兑换优惠票的),他说,9点就不检票了,你们在门口等一会再进来就可以。

于是我们俩在停车场边聊天边消磨时间。跟林哥哥是10年认识的,今年刚好10年,虽然是不同学校的自行车协会,但这些年一直都有保持联系,所以也不生疏。


这里要插播一下我母校的自行车旅游俱乐部(BTC),成立于1994年,那时候全国的高校只有北大和广东民族学院(现在叫广东技术师范大学),所以有“北有北大车协,南有BTC”的说法,协会成立的第一年,师兄师姐们就骑着那时候的二八大杠上北京去了。我应该是第17届的协会干部成员,如果我没算错的话。

慢慢每个大学都有自己的自行车协会的,林哥哥就是那时候广外车协的会长。

(以前真的是去到哪都会带着协会的小黄旗,然后每到一个地方就去邮局盖个邮戳)

所以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人和选择的群体,真的是会影响一个人很久的。从来没后悔过在大学时代加入BTC,也从来没有忘记过当年一起骑车的小伙伴和那些在单车上的青葱岁月。

只是现在年纪大了骑不动,时间也比以前贵,骑单车真的太慢了,换成了摩托车,但是出发和远行的心,至少在我心里,是没有变过的。


决定一个人是谁的,不是长相,而是一个人的记忆。因为记忆和经历,才造就了一个人的现在的性格和行为习惯。

雨夜中的西塘很美,灯光在水面上形成的光影也很迷幻,可能刚好是周末,而且是高考结束后的第一个周末,西塘人很多,熙熙攘攘的。

我雨战一个多小时,他一下课就匆匆忙忙过来,都挺累的。于是随便逛了一下然后吃了一餐不知道该叫晚饭还是宵夜的饭,就回去休息了。


走到巷子里刚好遇到小哥哥,能看得出来真的是忙到找不着北眼神都有点恍惚了,然后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聊了一下。


他一听到我们俩都有想法开摩托车去新疆,就立刻给我讲了跑长途无论如何都要带的零配件啊,还有他去年去西藏的时候,怎么在湘西偶遇了他现在的女朋友并坑蒙拐骗连哄带骗把她拐到西塘来一起生活。

刚没聊多久,他女朋友就打电话来说,又有人订房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依然是下雨天。

整个西塘好多人好多人,我跟林哥哥开玩笑说,我在西塘把我这趟出来没见过的游客都见完了。这是我此行到达的第10个古镇古村落,泉州西街不算的话。

有时候到达的地方,真的一个游客都没有,寂静得不像个景区。


在摩肩接踵的人潮里,我看到客栈小哥哥踩着平衡车风风火火迎面而来,看见我们,“哎呀哎呀今晚爆满,我快忙疯了……”然后只留下个背影给我们。

这个周末,应该是西塘今年最忙碌的一天了吧。


白天的西塘,除了人多,就只剩下闷热了,那种蒸锅一样的感觉,老房子的木头在这场梅雨里,整整泡了两个月,整个古镇每个角落里,都散发着一股刺鼻的霉味。而江浙的雨啊,酸酸的,落在皮肤上有一股刺痛感,虽然雨不大,但是润物细无声啊。

我们坐在廊桥上休息的时候,我经常闻到一股一股的霉味扑鼻而来,那种衣服直接被闷干的霉味。我一开始老是以为是自己的衣服这几天在萝卜袋里面闷出来的味道,不停地抓来闻,还问林哥哥说有没有闻到我身上带一股霉味。

最后才发现,是路过我身边的人带来的味道,而且基本上都是男生,走路带风那种,那股风,把霉味带进的我的鼻子。

每个西塘人都在盼着早点出梅,或者说,每个江南人都在盼。

说实话,我也在盼,毕竟我这个月,真的没有好好见过蓝天。



白天的西塘,想要找个没人的角落拍拍照真的太难了。

我说西塘应该以后不会再来了,这里充满了浮躁和人民币的味道。

那可不好说,万一你将来男朋友想来呢?

那就让他自己来,我才不陪他过来,爱咋滴咋滴。

万一他是个很帅很帅的帅哥呢?

不会的,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帅哥跟我谈恋爱的!

为什么?

第一我自己长得不咋地,第二在面对“好看的皮囊吴彦祖和有趣的灵魂高晓松选哪个”的问题的时候,我是毫不犹豫选择高晓松的那个人。

那万一真有一个既有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的呢?

不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有那种运气,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



所以说,拍照的角度真的很重要,这几张照片发朋友圈的时候,不少人都回复说比出发的时候瘦了,但其实我这趟出来,真的胖了,一路上没吃什么东西,都胖了,真的很难理解,但事实就是如此。


尽管后来跟林哥哥有拍了其他的合照,但是,最后还是发现,这张是最满意的,虽然带着牙套牙齿有点奇怪,虽然鱼尾纹特别明显,虽然人像模式把林哥哥糊了,但我还是觉得这张拍的最好。所以决定放上这张照片,纪念我们相识10年,毕业后的第三次见面。


林哥哥是个极度自律的人,每天早睡早起,认真上班或者上课,阅读,健身,练吉他,不抽烟,不喝酒,不熬夜。但是那天他还是做了很多违背他生活理念的事。

比如跟我吃了很甜的本帮菜。比如被我拉去星巴克喝咖啡,他说咖啡是健身的天敌,比如还被我拉去吃KFC的甜筒。

这一天,估计要被他载入人生史册了吧。

我们站在桥上看着西塘的夜幕开始慢慢落下,沿河的商家开始亮起夜灯。

我说,你知道一个古镇,最美的时刻是什么时候吗?是黄昏,是白天与黑夜交替的时刻,那一刻其实很短暂。可惜这是个阴雨天,如果是晴天,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古镇里,整个水乡变成了金黄色,那个时候,整个西塘会美得闪闪发光。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有光的,那种光是准备卸下一天的疲惫进入另一个状态的恬静和美好。

转身我们走进了酒吧街,这是另一个西塘,一个灯红酒绿的西塘,一个写满浮躁的西塘。我去过很多古镇,我看过很多古镇的酒吧街,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像西塘这样,有迪吧夜店的古镇,整整一条街,外面看着古朴而美好,里面却是七彩射灯和摇晃的人群。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你就以为我要进去蹦迪喝酒嗨翻天。

我拍完视频就跟林哥哥说,快走快走,再不走……

再不走你就要进去了是吧?

鬼啊,再不走我心脏病都要犯了……





这也是西塘,一个美轮美奂的西塘。一个让很多人回去了又会开始想念的西塘。

也许你爱这里的夜色朦胧,也许你只是想换个地方喝酒蹦迪,也许你只是不知道去哪里好,听说西塘很美就来了。


后来,我们在一个河边的酒吧,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唱赵雷(还是朴树),因为林哥哥滴酒不沾,我又不好意思看着他喝果汁我喝酒,于是只能坐在河边的石板凳上,边聊天边听着从酒吧里面传来的歌声。

他说,也许有一天,他也会成为一个驻场歌手,来西塘给游客们唱歌。

哦~那可能会成为我第二次来西塘的理由。


在你身后

人们传说中的苍凉的远方

你和你的爱情在四季传唱

我恨我不能交给爱人的生命

我恨我不能带来幸福的旋律

我只能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

一扇朝北的窗 / 让你望见星斗

——老狼《流浪歌手的情人》


后来我们也逛累了,坐在卧龙桥上吹风,清爽的风吹在脸上,不同于白天的闷热,那是一种能带走疲惫和烦恼的夜风。

我转身问林哥哥,你真的不喝酒?

不喝。

那你在这等我,我下去买瓶啤酒上来,你看我喝。

抓了个手机向小卖部飞奔而去。

顺便从冰箱里给他带了一瓶来自千岛湖的水。

把矿泉水递给他的时候,他还笑得很开心,哎哟这么贴心。

结果下一秒就变了,为什么是冰的?

夏天为什么不喝冰的?

有常温的肯定喝常温的啊!冰水对身体不好。

这果然很林哥哥,近乎极致的养生自律。

像我这种生活一团糟的人,真不想理他,喝自己的啤酒好了。

我仰头喝酒的那一刻,看见了天上的星星,云层随着夜色的深沉散开了,这是我这个月来第一次看见星星,在雨区待久了,都快忘了天空本来的模样了。

我边用胳膊肘撞林哥哥,边指着天上那个星星问他,你看到那颗星没有?

那颗星现在叫长庚星,到了明天清晨就叫启明星,在道教和民间,它叫太白金星,地理上,我们管它叫金星,是我们在地球上能看到的最亮的一颗星。

他看着我,问,你喝醉了吗?

去你的,你才喝醉,我这是在认真跟你说话。

我看你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生活就是这样,当你认真的时候,总有人以为你在借酒说胡话,而当你真的在胡说八道的时候,大家又一脸认真地点头。


末了林哥哥问我,你明天准备几点走,我送你。

睡醒就走吧,你不用等我不用送我,也不要跟我说再见。就像当年大学毕业一样,谁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走,这样我也不会觉得难过,不会觉得这一别可能就再不会见面,想起你的时候我会期待下一次见面,因为上一次我们没有告别。

早上醒来,看见阳光照在窗棂上,不知道江南会不会因为这缕阳光出梅,但我知道这缕阳光,会带着我一路南下回到南回归线边上的家。

收拾好行李想出去买早餐顺便再看一眼西塘,关上门的那一刻,看到隔壁房间门开着,床铺得平整,林哥哥信守承诺,没有等我,也没有跟我告别。


买了份小笼包,边走边看着船夫们开始忙碌,河边的店面开始开门,偶尔有几个游客出来拍照,空气的味道也变得跟前一天不一样了,是一股泥腥味。

香樟树上传来铺天盖地的知了声,它们应该憋了很久吧,本来能见到光明的时间就短,还偏偏遇上了江南这场浩大的梅雨。


我坐在桥上给客栈小哥哥发微信,说我要走了,准备南下,等你来我的城市带你吃牛肉火锅。

本来以为他还没醒,微信告别就好。

没想到他不仅醒了,还到我住的房间楼下等我。

于是我们坐在院子里香樟树下聊了会天。

关于摩托车,关于旅行,关于西塘,关于他的客栈,关于眼前这个小院子。

他说回想起见到我的第一眼就发现我连离合都捏不好,心想车开成这样还敢出来跑长途。

是不是没想到不仅是个弱鸡,还是个女的,还敢一个人跑那么远。

是,是真的挺意外的。

那人生不就是一场意外么,你看我,不就意外被你给捡回来了。


就这样匆匆见了一面,他就去送客人了。也没有正式告别,也许会在他的城市,或者我的城市再见面吧。这个谁又能知道呢。


最后西塘目送我离开的是检票口的保安们,那天是他们在大雨中检查我的导游证看着我卸行李,现在又是他们在阳光下看我把行李装上车戴上头盔走。


然后我就开始一路南下了,开启一段完全计划外的旅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mwtb.com/article/3282184.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mmwt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