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雅室何须大

雅室何须大



茅屋竹窗,一榻清风邀客;

茶炉药灶,半帘明月窥人。

——明 陆绍珩


世人心中,最为理想的居室,莫过于有一间精雅小筑。一室之精,不在器陈之琳琅,唯求悦目为上;一室之雅,不在屋宇之高广,但以舒心为要。正如明人陆绍珩所谓:「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一间屋,虽是竹窗小院,也有清风入室;六尺地,纵然朴素至简,也有花香满怀。心中满藏幽趣,怀揣着对生活之美的向往,便能丛生一室之雅。



「衡门之下,有琴有书,岂无他好,乐是幽居」。有室蔽风雨,琴书可消忧;开窗纳清光,小筑无尘俗。在生活之中,探寻入微,对美好的事物潆心注目,便可周全对雅的向往。院居里,有茶可饮,以甘露之味漱心;案几上,有花可赏,以四时之色浣目;晴窗下,有书可读,以文心之香盈室……率为人生之乐,雅室何须大。



以茶漱心/小 室 生 闲 雅



「莫道幽人一事无,闲中尽有静工夫」。幽人之事,不以时境为辍。夜雨可翻书,晴日宜戏墨,待有客造访,便可汲一泉水,生一炉火,烹一壶茶。或可开怀畅聊,或可清谈小叙,杯盏之间,足可漱心。文人总能把闲散的时光,在小小的院落之中,幻化出无尽的雅致。清闲无事,大抵为世人所愿,它更为符合人类生活的本性,虽有他乐,亦不羡慕。



以花浣目/小 室 生 清 雅



古人有谓:「山中莳花种草,足以自娱」,花开山野,而表四时,瓶中插花,清雅一室。文人将这天地生息,供养于方寸之间,这何尝不是一种对雅致的归崇。春折玉兰山茶、夏置榴花菡萏、秋赏霜枫丹桂、冬供寒梅水仙……一年四季,花色随时新,心也随时入画。一室之中,时有花香,品味不尽,真发人幽思。小小的居室,由自然花木,便可清雅如斯,何须陈千金。



以文滋养/小 室 生 朴 雅



居室之布陈,只当得朴雅二字,它超脱于世俗的价值评判体系。林语堂说:「一本用过了二十年未破烂的字典,或是一张用了半世的书桌,或是看见书法大家苍劲雄深的笔迹,都令人有相同的快乐」。小室之中,朴雅干净,一物一什,俱不从俗。案上一套好藏书,几本名人小品,或挂一幅画,或种一盆石,或临几行字……在那质朴的茅屋瓦窗之间,虽无珍玩充栋,却有荡漾在心底的快乐和雅致。



梁实秋的「雅舍」并不大,「舍前有两株梨树,等到月升中天,清光从树间洒下来,地上阴影斑斓,此时尤为幽绝」。真正的雅室,在于心中对美的追求,它可以是院中一杯茶,案上一瓶花,桌上一幅画,甚至是树影间,日月洒下的清光,也足已令人动容。



人生随处皆不满,愿你也有自己的一间雅室,不逐精奢,不求高广,以茶以花,漱心浣目,以琴以书,不落尘俗。


六朝雅苑@壹平台@文人空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mwtb.com/article/3195939.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mmwt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