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错换人生28年案”患癌小伙病情加重,当事人向开封卫健委申请信息公开,两家庭联名要求公布调查结果

“错换人生28年案”患癌小伙病情加重,当事人向开封卫健委申请信息公开,两家庭联名要求公布调查结果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赵丹 受访者供图

备受社会关注的“错换人生28年案”有了新进展。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7月16日获悉,当事人致信联合调查组要求公布调查结果,患癌男子姚策养母生母向开封卫健委申请信息公开。目前,姚策刚结束了这个疗程的放疗,家属称其变得消瘦,准备休养一个月再去上海治疗。

家属代理律师表示谈判陷入僵局,正积极做起诉准备。

姚策(右一)在上海刚结束治疗,人变得消瘦

家属代理律师称谈判陷入僵局,正积极做起诉准备

此前,诸多媒体广泛报道:江西青年姚策今年2月查出患癌,母亲许敏欲“割肝救子”,才发现在生产的医院抱错了孩子,亲生儿子其实是和杜萍(化名)生活在河南的郭威。一段“错换人生28年”的秘密就此揭开。1992年,许敏和杜萍在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生产,两个男婴被错抱。

事情如何处理?当事人和院方协商失败,双方都请了律师准备走司法程序。

“目前,我们与涉事医院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谈判已经陷入了僵局。”7月16日,家属方面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作为代理律师,他也在积极组织律师团队为未来的起诉作最后准备。

姚策和律师周兆成(左一)

“现在,比较急迫的是姚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而未来起诉可能时间会太长。对于该案庭审的关键证据也还需要依据“开封市卫健委以及河南大学联合调查组对该事件的权威调查结论”。所以下一步我还会继续督促联合调查组依法履职,早日公布调查结论。同时,早日赴河南就双方的纠纷提起诉讼。”周兆成说。

患癌男子养母生母向开封卫健委申请信息公开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采访患癌小伙生母杜萍(化名)

记者多方了解到,该案的一大矛盾点在于,当事人姚策患癌是否和抱错有直接关系,家属和院方对此各执一词。而姚策的养母许敏认为,“错抱事件导致姚策未及时进行乙肝疫苗的注射以及后期的防护,从而年纪轻轻罹患肝癌晚期。”

据悉,患癌男子养母许敏,生母杜萍向开封卫健委申请信息公开。内容包括:

患癌小伙养母许敏、生母杜萍(化名)申请信息公开

患癌小伙养母许敏、生母杜萍(化名)申请信息公开

请求依法公开并书面回复1992年1月1日至12月31日河南省开封市卫生防疫部门发布的《新生儿乙肝疫苗接种实施方案》,以及《新生儿乙肝疫苗接种情况》相关文件及资料。

请求依法公开并书面回复1992年1月1日至12月31日河南省开封市卫生防疫部门发布的《新生儿乙肝疫苗接种管理措施》、《医疗机构产科医务人员接种乙肝疫苗管理实施方案》、《医疗机构产科医务人员登记乙肝疫苗接种情况》文件及资料。

请求依法公开并书面回复1992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向卫生防疫部门报备的《新生儿乙肝疫苗接种登记表》,《医疗机构产科接生员登记表》、《医疗机构传递乙肝疫苗程序》等文件及资料。

家属代理律师周兆成谈到,根据1987年卫生部(已撤销)下发的《全国乙型肝炎血源疫苗免疫接种试行办法》规定,我国已研制成功乙型肝炎血源疫苗,并对HBsAg阳性母亲的新生儿采用高价疫苗,阻断转阳率达到80%以上。

根据1991年卫生部下发的《全国乙肝免疫接种实施方案》规定,从1992年1月1日起在全国推行乙肝疫苗接种工作,各级各类医疗、卫生防疫、妇幼卫生机构按照当地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的责任、范围和要求,认真做好新生儿及1994年前城市学龄前儿童乙肝疫苗免疫接种工作。“由此可见,自1992年1月1日以来,各级各类、卫生防疫、妇幼卫生机构均承担新生儿乙肝疫苗的接种工作,那么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作为新生儿出生医院,依法应当承担新生儿疫苗免疫接种工作,所以当事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向开封市卫健委请求信息公开。”

六名当事人致信联合调查组要求公布调查结果

六名当事人致信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

六名当事人致信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

除了申请信息公开以外,2020年7月12日,“错换人生28年案”六名当事人联名给河南省开封市卫健委以及河南大学分别快递了《关于“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要求联合调查组“尽快公布调查结果”的公开信》,7月14日快递追踪记录显示对方已签收。

物流信息显示信件已签收

家属透露,之所以发布这封公开信,是源于不久前,他们看到了一则新闻报道《28年前错换婴儿追踪:开封卫健委调查两月余,尚未公布结果》;加之现在姚策肝癌晚期生命垂危,而涉事医院至今没有解决问题,他们非常担心怕姚策等不到“调查结果出来”,所以想请求联合调查组尽快公布调查结果。

如果最终通过谈判无法解决的诉诸法律,根据以往的判例,院方会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赔付比例、金额会有多大?

对此,代理律师周兆成认为,在本案中,因抱错小孩而受到损害的人,都有权利单独提出赔偿要求。这次事件至少双方父母及两个孩子,因为抱错了,导致亲子关系发生错乱,他们每个人都受到了精神上的损害,这六位都可以提出精神损害赔偿。

至于赔偿额是多少,周兆成谈到,错抱婴儿案件在我国之前也有判例,判决结果主要按照我国相关司法解释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及侵权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后果,结合侵权责任承担能力以及本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等方面等因素综合考虑。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猛犸新闻】创作,在猛犸新闻和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mwtb.com/article/3160951.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mmwt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