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1900亿负债!“河北最大煤企”陷风波,多元化扩张资金链紧张

1900亿负债!“河北最大煤企”陷风波,多元化扩张资金链紧张


近日,由于债券异动、发行中票寻求担保等事件,“AAA级企业”冀中能源集团在债券市场引起轩然大波。


01

风波


7月15日,“18冀中能源MTN004”盘中发生价格异动,发生一笔89.8元成交,据悉这是华南某大型基金在折价抛售,这在债券市场引起不小轰动。


据公开资料,“18冀中能源MTN004”是冀中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冀中能源集团”),2018年11月发行的一只中票,当前余额17亿元,票息5.4%,期限为3年期,将于2021年11月14日到期。


基本条款


随后,一份河北省国资委通知在债圈流传,通知要求河钢集团、开滦集团、河北港口、建投集团等四家公司,为冀中能源集团发行债券提供增信担保。


增信担保通知


据悉,冀中能源集团拟发行中票“20冀中能源MTN003”规模15亿元,期限为3年期,目前其主体和相关债项评级均为AAA。


《小债看市》统计,今年冀中能源集团共发行债券18只,但其中大部分为短融和超短融等短期债券,新发行的长期债券很少。


一般来说,AAA级公司偿债能力极强,基本不受不利经济环境影响,违约风险极低,一般不需外部增信担保,可见冀中能源集团新发长期债券并不顺利。


目前,冀中能源集团境内存续债券49只,存续规模594亿元,其中近280亿债券将于年内到期,集中兑付压力较大。


存续债券到期分布


除此之外,冀中能源集团还存续一只境外债券,存续规模1亿美元,将于2022年1月28日到期。


02

1900亿负债压顶


据官网介绍,冀中能源集团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以煤炭为主业,制药、现代物流、化工、电力、装备制造等多产业综合发展的省属大型国有企业。


冀中能源集团控股冀中能源(000937.SZ)、华北制药(600812.SH)和金牛化工(600722.SH)三家上市公司,拥有一家财务公司。


冀中能源集团官网


从股权结构看,冀中能源集团为河北省国资委100%控股的省属国有独资公司,后者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股权结构图


自2012年5月,煤炭行业进入衰退周期,煤炭价格断崖式下跌,冀中能源集团的经营状况迅速恶化,2013年以来连年亏损。


2019年,冀中能源集团实现营收2118.55亿元,同比下滑10.34%;实现归母净利润-7.9亿元,同比增长21.86%。


盈利能力


截至最新报告期,冀中能源集团总资产2350.01亿元,总负债1938.33亿元,净资产411.67亿元,资产负债率82.48%。


值得注意的是,冀中能源集团的财务杠杆水平一直居高不下,2015年以来一直维持在80%以上,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债务风险较大。


财务杠杆水平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冀中能源集团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流动负债占总负债比为63%。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流动负债规模较大,冀中能源集团的流动资产一直无法覆盖前者,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常年小于1,短期偿债能力欠佳。


截至今年一季末,冀中能源集团的流动负债有1225.76亿元,主要为短期借款361.4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228.79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248.32亿元,其一年内到期的短债负债有609.72亿元。


然而,冀中能源集团账上货币资金仅有250.71亿元,现金短债比为0.4,并且其中近50亿为受限资金不可动用,即使加上经营性现金流,其自有资金与短债间还有350亿资金缺口,短期偿债风险较大。


截至今年一季末,冀中能源集团银行授信总额为1983.21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为852.03亿元,可以看出备用资金较充裕。


银行授信情况


在负债方面,冀中能源集团还有712.57亿非流动负债,主要为长期借款371.57亿元,应付债券275.47亿元,其整体有息负债高达1416.33亿元,带息负债比为73%。


值得注意的是,冀中能源集团有息负债规模屡创新高,高企的有息负债使其财务费用支出大增,2019年利息支出85.79亿元,财务费用合计78.2亿元占期间费用的44.2%,对利润形成较大侵蚀。


盈利能力欠佳,流动性紧张之下,冀中能源集团主要依赖于外部融资偿债。


在外部融资渠道方面,除了发债和借款,冀中能源集团还有70次租赁融资,31次应收账款融资,5次定增,5次信托融资以及4次股权质押。


截至2019年8月,冀中能源集团以及质押6.8亿股冀中能源股票,股权质押率为43.27%。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冀中能源集团的应收账款和存货规模较大,对资金形成较大占用不利于资产流动,并且应收款账龄较长存在一定回收风险。


截至今年一季末,冀中能源集团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项及存货分别为231.41亿、154.81亿以及104.33亿元,分别占流动资产的20%、13%和9%。


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项及存货情况


总得来看,冀中能源集团盈利能力欠佳,财务杠杆水平居高不下,流动性吃紧,偿债主要依赖于外部融资,短期偿债风险较大。


03

多元化泥潭


2008年6月,冀中能源集团由河北金牛能源集团和峰峰集团强强联合重组而成。


后来,冀中能源集团不断加速多元化发展,除煤炭主业之外,先后涉足医药、航空、电力、机械、建材、物流等多个产业。


2009年6月,冀中能源集团对陷入经营困境的华北制药集团实施重组,后者是国内最大的维生素、抗生素类药品生产企业之一,然而维生素本身利润率不高,其经营状况不甚理想。


华北制药图片


2010年,冀中能源集团又参与重组原东北航空,组建了河北航空投资集团和河北航空公司,首次进入航空业。而由于人才等因素制约,河北航空在随后三年累计亏损10亿元。


而在化工业务方面,冀中能源集团也遇到较大问题。


金牛化工主要生产经营PVC树脂、烧碱、液氯、盐酸等化工系列产品,而现在国内PVC、氯碱产业产能过剩都比较严重,2019年其实现净利润3125.47万元,同比下

滑46.44%。


“一体两翼、多元化支撑”曾经是冀中能源集团“十二五”期间的发展思路,然而也正是因为走多元化道路,冀中能源集团如今深陷泥沼。(作者微信:littlebond1)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mwtb.com/article/3160901.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mmwt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