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枕上书:阿兰若之梦,平行空间已打开,走向过去还是未来?你可知

枕上书:阿兰若之梦,平行空间已打开,走向过去还是未来?你可知

梦,究竟是什么?

是一个收集元神的结界,还是一个怀念过去的心灵角落?是可以直面脆弱的伤痛,还是可以修补错过的遗憾?阿兰若之梦,才是真正书写枕上书的精华,这一笔,看似光怪陆离颇凶险,实则波澜不惊蕴意深。入梦境经历的人,有生有死;在梦境之外的人,貌似淡然。

阿兰若之梦,起源于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沉晔,穷尽毕生修为,逆天造梦,只为唤回所爱,打算将倾画等人从阿兰若那里抢来的皇权,还给她。而沉晔欠阿兰若的爱他该怎么还?200年了,他从来不清楚要怎么还。他想知道,是谁让她走向了死亡。

苏陌叶,一个同样对阿兰若有着刻骨痴心的人,他知道自己并非阿兰若所爱,但对阿兰若之死耿耿于怀。他一手养大的女孩儿,如此优秀,却背负了传言中的恶名,他不甘心却没有一个可以了解真相的方法。苏陌叶,大抵也是知道阿兰若之梦结界的,这个传说早有耳闻,但是他有什么理由可以入梦呢?阿兰若已死,皇室隐瞒,一个师傅为了徒弟,硬闯么?

一个傻孩子,为了报恩救人,硬闯蛇阵误入结界,致使修为尽丧、记忆尽失。在200年的等待后,四条巨蟒齐声唤出了她的名字,她是阿兰若殿下。影子的正主亲自入梦,对于她来说,这是一段属于她但却独立于她的经历。

他为救她而来,东华帝君。养好元神,带小白离开是他入梦的原因,但经过梦境的洗礼,他看到了属于自己的无欲无求是建立在小白不断付出的基础上,他对她的伤害,始于不知,他对她的呵护,源于愧疚。

沉晔与东华原本就是一个整体,为了各自的目的,白凤九、东华帝君【包括沉晔】、苏陌叶,进入了梦境结界,在短短数月的经历中,活出了不同时空的交汇生活。

沉晔始终活在200年前

苏陌叶在小白失忆时,沉浸在阿兰若经历的故事中和对她无尽的追忆中;小白元神归位后,苏陌叶全身心投入在解密阿兰若之死的法器打造上,直到他看到了渴望已久的答案后,他在帝君的点化下,放下了执着。

小白失忆时,是完全处于扮演阿兰若的阶段,在扮演的过程中,看到了很多的为爱所困;元神归位后,小白同时在做两件事:继续扮演阿兰若以及回归对帝君爱的执着。这时候的她,并不知道她以为平行的两种感情:所谓帮阿兰若照看沉晔【帮的阿兰若是自己的影子,帮阿兰若照顾的沉晔是帝君的影子,】以及她和她要用力爱的帝君,是合一的一种感情。在阿兰若之梦里,小白和帝君将收回自己的影子,在现实生活中接续影子的情缘。

帝君在小白失忆时,才几乎完整的听到小白对所有前缘伤情的总结,从天宫喜宴到梵音谷共同生活,他从未听过她如此多的心声,她可以对任何人说,却对自己只字不提;元神归位后,帝君说的最多的就是,想要为她多做些什么,做多少都无法平衡帝君内心的愧疚,他渴望一个圆满的结局。

在元神归位这个分水岭上,从【苏陌叶】恍惚到回归目的,从【小白】掩藏伤痛的天真顽皮到名正言顺的相爱相守,从【帝君】只能为你疗伤到完全拥在怀里,每一个人都在自行转化和升华自己的境界。

回归到开篇的疑问!

梦境可不可以是实实在在的?

用哲学的角度去分析

梦境,亦是现实。

在剧情中:即便阿兰若之梦内一切都是幻化的虚影,但入梦的四个人的真心不假,他们所经历的同历史发生既相符又相异,正是因为选择不同。

沉晔

沉晔终于知道阿兰若要的是什么?她要他的回应,要他确定的爱,她不要皇权。与沉晔原本想召回元神还给她帝王之位不同,他在200年后知道了她对他,她只是做了他想要的事情。他的那个呈请裁决阿兰若,才是她死去的真正原因。这与沉晔造梦的愿望,有着天壤之别,他能还给阿兰若什么?

沉晔最终的觉醒,恰恰是他投湖那一路上说的话:

阿兰若,你在哪?【他明白,她回不来了】

我不该在你活着的时候,让你受这么多苦!【只是现在已惘然】

我还妄想一切可以重新来过【她只能活在他的记忆里】

沉晔作为影子,他等到了帝君梦醒,却也等不到想见的爱人,所以他选择200年前的决定,跟她走,放下恨,还梵音谷四季分明。

苏陌叶

苏陌叶本是潇洒之人,却怀着求不得的执念将阿兰若之梦种在了心里。这种执着,虽然专情,但也伤害自己颇深。为了一个结果,他涉险入梦、瞒帝君、求小白、耗修为,也是为爱痴狂了。在了解沉晔与阿兰若全部的感情之后,看清楚了自己的自苦,他从未走进她的心,那些他给她的笑容和教授给她的技艺,最终只是一份师徒之情。

有的时候,自以为是的感情,容易让人产生误会,误以为自己有机会,误以为可以努力,而很多事情,并不是努力就会有想要的结果。如果,仅仅当成师徒之情,他也许不必这么痛苦。记得她的好,记得他们一起学习的场景,不是很好么?仙途漫长,还是要豁达的走下去。

小白

小白不知,为之感动的阿兰若,竟是自己的一部分。哪怕从前不知道过程,她依旧是在用生命去爱着心爱的人,不管是苦涩还是甜蜜,都是她和东华,从来没有别人。

没有频婆果,没有叶青缇。这个梦境让小白彻底放下了报恩的执着,去打开心结,接受那个她一直在原地等着的人。

东华

记得你和不记得你,这差别竟然这么大。在小白做小狐狸和凡间历劫的时候,他不知是小白,无意间都在伤她;在阿兰若之梦前半段,小白失忆时对他的不理不睬和对旧爱的哭诉时,也是在让东华扎心。

命运便是这样,你以为会逃过轮回,只不过是时机未到而已,所以,劝你一句:做人要善良。

命定的缘分就是:

给出去的痛,终究会回到身上;

给出去的爱,理应会如影随形。

比起爱她,更怕伤害她。

不再爱了,便是冷落、便是放弃、便是保持距离,便是遗忘。

就像连宋说的,入梦的人一定会平安归来。可是这个一定,是经历了多少磨难、心酸与喜悦,却是旁人无从得知的。

帝君曾说,梦境不实,不必太陷入。我觉得这里不对,有违帝君十几万年的境界飞升。反倒是苏陌叶所说的芬陀利池的莲花,更符合九住心专注一趣之境的开悟。

梦境也好,现实也罢,只要你是用自己的真心去对待,便没有什么真实与虚妄的区分。哪怕是在现实中,你用一颗虚伪的心,又如何得到一个真切的答案?

心伤,不是心脏疼,是一种情感,是心理层面。你能说,因为不是心脏疼,因为看不见摸不着,这个疼就是假的么?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从来就不是分开独立存在的。

所以劝小白不要沉沦在沉晔的情感那里,我倒觉得帝君应该这样说:沉晔想要的,从来都是真正的阿兰若,并不是别人假扮的阿兰若。就如同,我所等待的是元神归位的小白,而不是宿在阿兰若身体里的你。无论你做了什么,你都不是真正的阿兰若,所以做的再多也是徒劳。

剧版里帝君劝小白的话,是一种宿命论的解释。这里面,其实帝君本人就是不信天命的,他更不可能认同宿命。他说沉晔还是会回到阿兰若去世的结局,却没有意识到结局相同心境不同会有巨大的差别。这和帝君本身境界,是矛盾的。

如果每天,你都活在浑浑噩噩的重复之中,那跟在梦里有什么区别?什么都不会改变,一切只能是循环。如果能在平凡的生活中,发现一些闪光点,用光和热照亮身边人,是不是也可以打破现实的枷锁,亲手去创造全新的生活?

我们究竟是被困于梦境,还是自困于梦境?我们究竟是认真的过生活,还是糊涂的混生活?

在阿兰若之梦里,过去的伤在现在展现,现在对伤的理解又影响着未来的征程。

哪一刻是真正的过去?

哪一刻是真实的现在?

哪一刻是预见的未来?

其实,并没有很确定的节点,时间的长河无法说明,你切不断一条河。过去的伤痛如果不解开,就会一直重复着伤痛。过去的纠结不解开,始终还是会扰乱你。

阿兰若之梦,是每一个人都会有的梦。那些陷在过去,不愿意放下的纠结。小白与东华,是懵懂的入梦,却澄明的离开。

那,你呢?

那些尘封在内心深处的委屈、倔强、误会与伤害,你还想让它们在心里躲多久?为什么不可以直面它们,解决它们,最后放下它们呢?

阿兰若之梦,是一个交叉路口,它让你在时间的沉淀之后看到了事情的全貌,让你有理由去放下执着。我相信,每一个误会,都有一个自己的视角,这时候,希望能有一个妙华境的全景,来帮你剔除那些本不该属于你的负面情绪。

这是我对阿兰若之梦的理解:

梦想和现实生活都是真的,当你去努力,就可以把虚无缥缈的理想打造成触手可及的现实。

在那些受伤的人和事背后,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原因】,不要自苦也不要猜忌,去尽量寻找事情的全部真相,让自己不被情绪左右。

出梦了,真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mwtb.com/article/3112993.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mmwt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