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王朔:天地之大何方是归处?

王朔:天地之大何方是归处?

我走了很长的路,没有目的地,没有方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很迷恋这种感觉,没有什么人非要见,没有什么话非要说,没有什么事非要做,没有什么地方非要去。我就像风中的一粒尘埃,飘来飘去,没有起点,没有终点。

这条路很难走,但人很少,我觉得很舒服,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尤其是不喜欢面对一道道或好奇或怀疑或鄙夷的目光。听说路的尽头有个湖,一个很大的湖。我仿佛看到了波光粼粼的湖面,这让我感到些许愉悦。

路边草木茂盛,天空碧蓝如洗,万物俱寂,唯有风吹过树叶的声音。路上只有我一个人,走着走着,眼前的风景似乎凝固了,恍惚间,我觉得自己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天色暗了下来,天边灿烂的晚霞渐渐隐没,还没看到湖,我的心有些失落,难道今晚又要露宿野外了?但很快我就安心了,因为我看到了一道炊烟,接着是一幢房子。

这是个普通的农家小院,我站在院门口,看到一个有点年纪但并不算老的男人躺在院中的躺椅上打盹,他的神情很安详,给我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为了不露宿野外,也为了不再吃包里的方便面,我决定碰一下运气。“你好!”我朝他打了个招呼,他没什么反应,“你好!”我提高了些声音,他好像听见了,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我。为了表示自己是个好人,我朝他笑了一下,说道:“我路过这里,看看能不能租个房间住几天?”

他愣了一下,喃喃回道:“这个,我们这里没有旅馆啊。”

我的心沉了一下,但并没有放弃,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眼前这个人不会拒绝我。我一边说一边走了进去,“不用旅馆,只有有张床就可以了,大哥,能不能帮我一下?”

我看着他,他似乎有些尴尬,道:“床倒是有,就怕你嫌弃。。。”

我的心一下飞了起来,喜形于色,急忙道:“太好了!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他领我去了偏房,很简陋的房间,但收拾得很整洁,比我露宿野外强太多了,我很高兴。

只听他跟我说:“你还没吃饭吧?一起吃饭吧。”

听他这么说,我的心感到很温暖,忙道:“谢谢大哥,我可能要住一段时间,你看需要多少钱?”

“不用了!你就住吧,我这也不是旅馆。”他说得很真诚。

“那怎么行!”我不喜欢欠别人的,特别是素不相识的人。我拉着他的胳膊,掏出了五百元钱,道:“这五百块钱你先拿着,不够了你再说!”我把钱塞到他的手里,他看我态度这么坚决,也就没有再拒绝了。

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老婆,一个很素净的女子,眉眼清秀,气质一点不像村里的女子,其实屋主也并不像山里的汉子,反而有些书卷气,难道是来乡村支教的老师?我觉得很像。

他们对我很客气,问我叫什么,我说就叫我小张吧,他们又问我怎么会到这里来,我就说自己工作烦了,出来散散心。他们见我不太爱说话,也就没有多问,我感到很安心。

尽管晚餐并不丰盛,但很好吃,是我这段时间吃的最好的一顿。吃完饭,我突然感觉很疲惫,于是向他们道了晚安就回屋睡觉了。我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风声,突然感到从所未有的舒心,虽然我还没有看到湖,但我感觉到它离我很近,很近,我似乎听到了它的呼吸声。

第二天我一早就醒了,我已经很久没睡得这么安稳过了,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天空刚刚泛白,四周一片寂静,那对夫妻还没起床,我悄悄地下床洗漱,吃了些自己带的饼干,就出门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山里早晨的空气真清新,仿佛有露水的味道。

我信步向前走去,很快就看到了湖,它跟我梦中完全一样。茫茫的一大片,静静地趴在那里,仿佛在等待第一道阳光将它唤醒。湖面仿佛笼罩着薄薄的白纱,如梦似幻,我久久地看着它,都看痴了。

就这样,我住了下来,我觉得这里就是自己找了很久的地方。我每天睡得很早,起的也很早,每天起来后我就去湖边溜达,找个舒服的地方坐下,静静地看着湖面,看那湖面的光景随时刻不同的变化,看那碧蓝的天变幻的云,看那遥远的天际,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用想。

很多时候,我很遗憾自己没有学过画画,如果能把眼前这美丽的景色画下来,那将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有几次我想打开手机照相把这一切拍下来,但最后我放弃了,那粗浅的画面如何抵得过一笔一笔的润泽浸透。

有时候,我想如果自己是个诗人,一定可以写出美妙的诗句,配得上这美丽的风景。可是我什么都不会,一无所有。我的心一片茫然,就像那茫茫的湖面。


我要去哪里?我应该去哪里?我常常对着湖面喃喃自语,湖就像我的爱人,只有它愿意陪着我,不管世事沧桑,风云变幻,它就在那里。湖面一圈一圈涟漪渐渐散去,仿佛在向远方诉说我的心事。

有时候,我也会对着湖唱歌,唱自己喜欢的情歌,“下一站你会去哪里,能否再让我还能遇见你,再扶你走过这片漫长的夜,你累了我还背你;下一站你要去哪里,能否再让我还能陪着你,所有的伤心全都不算伤心,伤心是眼睁睁地看着没了你。。。”我不知道自己唱得如何,但湖从来没说过难听,我很欣慰。

日子过得简单而顺滑,这就是传说中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吗?我常常碰到房东,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打声招呼,他似乎并不见怪,总是面带笑容回应。我觉得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似乎历经沧桑,却依然保留着一份难得的纯净。在他的身边,我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不需要解释,不需要借口,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他让我想到了在瓦尔登湖旁的梭罗。

他似乎并不是乡村教师,他每天干的最多的事就是浇菜地。我曾经看过他浇菜地,我认为他是我这辈子看见的水浇得最认真的一个人,他仿佛在做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每个步骤都是那么精细有序,似乎连每颗菜浇的水量都是一样的。

我被他干活时的样子吸引了,决定也要尝试一下。于是我跟他说了,他没有拒绝,跟我想的一样。我也像他一样认真地浇水,干着干着,突然有一种与天地间融为一体的感觉,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很疑惑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会有如此大的魔力。不过我终于找到了一件正事可干,我很欣慰。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在这诗意的环境里仿佛也沾染了些诗气,有时候也会莫名发出一些诗情画意的感慨。这是不是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了?也许是吧。

我和房东夫妻越来越熟了,茶余饭后,我们也会坐在一起聊聊天。我更坚定地认为这对夫妻都是有见识的人,待在这里可能是为了躲避外面那个浮华喧闹的世界。和爱的人在一起,做自己爱的事情,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事呢?我很羡慕他们。

我每天还是经常去湖边,看那风吹过湖面,一圈圈涟漪就像一段段优美的旋律传向远方,永不停歇。

我也会每天帮房东浇菜地,但我总觉得自己的存在破坏了他们夫妻宁静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来越强烈。

这里虽然有我喜欢的生活,但我毕竟是个过客,这里不是我的归处,它也许在某个地方静静地等着我。


有一天我起得很早,天还没亮,因为我怕自己说不出再见。我把屋子收拾整齐,坐了一会儿,心想就这么走了也太没礼貌了,于是拿出纸和笔。

写点什么?我脑子一片空白。想了半天,决定还是随便写点什么吧!

“大哥,我走了!谢谢你们的款待,后会有期!”

我本想多写点,但我的字写得很不好看,还是算了吧。

走出门口,我又重新上路,虽然我不知道下一站将会去哪里,但我知道总有个归处等着我,也许就在不远的地方。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mwtb.com/article/3112989.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mmwt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