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5G占比小、海外变数多、手机业务冲击大,华为的2020年会有多难?

5G占比小、海外变数多、手机业务冲击大,华为的2020年会有多难?

文/ 邱月烨 编辑/ 谭璐

“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明年还能发布财报。”3月31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2019年财报发布会上说。

受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尽管2019年很艰难,华为还是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2019年,华为全年收入8588亿元,同比增长19.1%,这是华为继2018年之后营收再次实现上千亿美元规模。

以手机等终端为主的消费者业务的收入达到4673亿元,同比增长34%,总计为华为贡献了超过54%的收入,成为华为营收的第一主力军;To B方向的运营商业务和企业服务业务增速较低,运营商业务收入2967亿元,同比上升3.8%,企业业务收入897亿元,同比上升8.6%。

按区域收入划分,中国区全年收入达到5067亿元,同比增长36.2%;海外业务中,欧洲中东非洲收入2060亿元,同比微增0.7%,美洲收入增长9.6%达到525亿元,亚太收入降低13.9%,为705亿元。

受到海外政策影响,华为海外收入有所下降。受“516禁令”影响(2019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华为纳入实体制裁清单), 2019年华为消费者业务整体营收减少了100亿美元。

数据显示,在2018年Q3至2019年Q1期间,华为手机在海外销量占比已达到50%,但在2019年二季度之后,回落至40%左右。

“我们去年在中国以外的消费者业务,在5月之前是快速增长,在5月之后快速下降,在第四季度稍微有所回升。”徐直军透露。目前,华为手机在海外不能使用谷歌GMS服务,华为已推出了HMS系统应对。

3月26日,华为最新旗舰手机P40在海外首发,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对外公布了HMS的最新进展,华为正不断给 HMS 添砖加瓦,华为视频、华为音乐、华为阅读等应用也将在海外推出。

此前AppGallery、智慧助手、云空间、浏览器、主题等已经出海。目前,华为 HMS 覆盖17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30万开发者和合作伙伴,月活用户达到4亿。

此消彼长,2019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在国内增长强势。在2019年的四个季度,华为均保持了双位数同比增长,位居行业第一,并在第三季度实现了64%的出货量增长,市场占比超过38%,约为第二、第三名的总和。

对此,华为的应对策略是平衡消费者业务发展,在国内积极推进1+8+N全场景战略的实施,即以手机为核心、8个主要设备为辅的IoT业务布局,涉足手表手环、智能音箱、耳机、电视、平板、PC电脑等产品。

徐直军

在5G业务方面,徐直军披露,华为在2019年的收入仅30亿美金,整体收入占比非常小。

这一业务也受到美国禁令的影响,“美国对我们全球5G业务还是带来很大影响,至少给我们创造了很多工作量,也有少数此前的华为客户因为各种原因,没有选择和华为继续合作。”徐直军表示,“比如澳大利亚、挪威、丹麦的一些客户。”

此外,欧洲的5G进程也会延后,“疫情多长时间,就会延后多长时间”,这对华为的to B业务来说也是一大不利因素。

2019年,5G还属于启动期,尚未得到规模发展,但在全球的热度是前所未有的。徐直军表示,从好的方面看,从来未有一个技术像5G一样让全球每个人都知道,节省了大量宣传成本。

“内需”或许是华为to B业务未来的一个核心增长点。3月初,中央已将5G、数据中心等纳入新基建概念,加快推进5G建设,三大运营商也公布了今年的5G建设目标,都在组织招标进程中,华为也拿下了不少订单。

“我相信三大运营商会完成其年初5G建设量,甚至会多一些。具体完成多少,一部分取决于他们有多少预算,也要取决于供应情况。”徐直军说。5G对华为运营商业务的促进作用,或许要到2020年之后方能体现。

徐直军直言,2020年对华为公司来说,将是最艰难的一年。这些挑战将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美国的禁令

2020年全年,华为都处于美国实体清单之下。徐直军透露,华为的储备也快用完了,这是全面检验华为供应连续性能否发挥作用的重要一年。

事实上,美国的禁令对全球供应链的生态来说是一种破坏,任何一个环节的玩家都很难独善其身。

3月29日,《中国日报》发表了社论《美国政府无法扼杀华为》,内文提到“如果新措施得以实施,中国政府别无选择,只能对某些美国公司采取同样的措施。”

对此,徐直军回应到:“我想中国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或者置之不理。我相信中国政府会采取反制措施:为什么不能对美国政府实行一些5G芯片、5G手机、5G网络限制使用呢?华为和中国公司还可以从韩国三星、MTK等购买元器件。就算华为因为不做芯片而长期发展不起来,相信中国也有很多芯片公司发展起来。华为还是可以从这些企业购买芯片来使用。”

HMS在海外市场的不确定性

操作系统这条路,华为很努力,但也注定很漫长。

为了给 HMS 争取更多的开发者,华为豪掷 10 亿美元推出“耀星”计划,今年还将在全球举办超过100场相关活动。余承东还表示,华为HMS应用可以兼容安卓应用,这也为开发者降低了门槛。

Gartner手机分析师吕俊宽曾表示,华为的HMS很难被海外市场接受,因为海外用户习惯了谷歌的应用,想象一下用户要放弃Gmail、Google Map、 Google Photo、Youtube,华为需要说服用户替换的应用太多了。

受疫情冲击的消费者业务

新冠疫情可谓是2020最大的黑天鹅,没有一个市场能够独善其身。对于手机市场而言,不仅冲击了线下零售终端,对供应链的复工、复产、运输等方面都产生了负面影响。

“中国已经得到全面恢复。短期内供应全球没有问题。我们不清楚未来疫情发展趋势,如果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少数供应商不能得到供应,是否能够得到长期供应很难预测。我们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我们也会为此做出努力。”徐直军说。

云业务独立后的竞争压力

在2018年及以前,华为云业务一直归类于企业服务之下,但从2019年开始,云计算变得更加独立。2020年初,华为再次对组织架构进行新一轮调整,其中Cloud&AI升至华为业务群(BG)。“华为云在2019年增长超过3倍。”徐直军表示。

云服务的机会在疫情期间催生的在线办公、视频会议需求中得到验证,任正非也对相关产品和企业的云服务寄予厚望。

2月20日任正非与旗下的在线办公产品WeLink团队进行座谈,他希望WeLink成为中国最大的企业业务办公平台。WeLink的战略机会窗已经出现,从企业办公场景、to B这个业务做起是可行的,这是华为的强项。

“互联网已经经营了十多年,C端市场几乎全覆盖了,我们不要和BAT正面竞争。企业对安全性的要求重过私人对安全性要求,企业要求高可靠。这个是我们的强项,是BAT的弱项。我们要坚持面向中大企业和政府组织,这就是和BAT不同的地方,我们要杀出一条不同的路来。”任正非说。

但是,目前BAT的在线办公产品和云服务都非常强,华为要直接与互联网公司PK并非易事。根据2月11日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Q3)跟踪》报告,2019年Q3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规模达144.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62.2%。阿里云、腾讯云、金山云作为互联网云服务商前三企业,其后分别是中国电信、华为云、AWS。从华为目前的市场位置看,仍属于跟随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mwtb.com/article/2794963.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mmwt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