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京都本能寺,说说本能寺之变

京都本能寺,说说本能寺之变

京都乌丸通西边,三条和四条中间,大多是这样的老街道。

在一些胡同里,能看到这样的标志,表示这里曾经是京都历史上的古迹,只是古迹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这处碑上写着,此附近本能寺址,就是告诉你,这一带过去曾是本能寺的旧址。

只要对日本历史略知的,就一定知道日本历史上著名的“本能寺之变”,也是对日本影响巨大的历史事件。不过本能寺之变的本能寺,已经完全消失了。新的本能寺迁到了乌丸通的东面。老本能寺的旧址只有一些标记,告示现在的人们,这里就曾是本能寺最初的位置。

碑文上的大意是,本能寺创建于应永22年(1415年),开山人叫日隆圣人,最初叫本应寺。本应寺属于日本法华宗(也称日莲宗,源自中国的天台宗)下面的本门八品流派,因为做过一位叫能弘的僧人的大霊场,所以改名本能寺

本能寺面积最大的时候,北起现在的六角通,南到四条,西起油小路,东至西洞院通,寺院规模还是相当不小的。

1582年的本能寺之变,织田信长自杀后自焚,寺庙也被烧毁。

1589年,丰臣秀吉将本能寺迁到现在的新址,不过现在的本能寺面积也比当初丰臣秀吉所赐的新址占地面积要小的多了。

这是现在老本能寺位置上的一个养老院和一所学校,京都市立堀川高等学校(日本的高等学校是我们所说的高中)。这也只是当初本能寺的一小部分,现在大部分都是住宅街区。

这是附近的街道环境。

现在我们来到新的本能寺(步行大概15-20分钟),所谓的新也是1589年从老本能寺迁到这里的。注意看本能寺的“䏻”字,是当时的写法,所以特意保留下来,其实中国书法也有这么写的。

我去过三次本能寺,所以有的照片是晴天,有的是阴天下雪。

这是本能寺的本堂,脱鞋进去看了看,没什么特点。因为现存的本能寺也已经比当初的小多了,当初的本能寺面积一直到北面的京都市役所(市政府)。

本能寺院内,有座信长公庙,纪念本能寺之变中死去的织田信长。是由他的三子织田信孝(神户信孝)所建。

信长公庙前的介绍上,只有很简单的关于本能寺之变的介绍,大意是当时的本能寺不在这里,寺院占地很大,内有七座伽蓝建筑,周围有壕沟,像个小城郭。织田信长自杀后的一个月,他的三子信孝收集了信长的骨灰,建了这座信长墓以及信长公庙,随葬的还有织田信长的一把刀(我是猜的日文)。

关于本能寺之变,无疑是影响日本历史的一次重大事件,但从何说呢?织田信长和明智光秀是谁就不再多说了,就先从安土城招待德川家康说起吧。

安土城是织田信长的常驻领地,所以他和丰臣秀吉的时代,也称为安土桃山时期。

1582年5月,织田信长要在安土城隆重招待他的盟友德川家康。德川家康6岁时就在织田信长家做人质,两人的交情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后来家康成为了信长最好的盟友,没有织田信长的支持,家康的三河国早被周围的强国吞并了。

为了让德川家康得到最上等的接待,织田信长安排他的大将明智光秀负责全部接待工作,明智光秀也把这份工作当做一份荣耀,非常尽力地去完成。

有一日信长无意中闻到一些鱼虾的腥臭味儿,当时已经是快夏天了,其实有点味儿可能是正常的事,但信长认为是光秀买的食材有问题,就大骂了光秀一顿。并随即免了光秀的招待任务,让他带兵去中国(日本的一个地区名)支援羽柴秀吉。

简单说说羽柴秀吉,他就是日后的丰臣秀吉,只是当时的名字还叫羽柴秀吉,所以我们这里也还称他羽柴秀吉。中国是日本当时对一个地区的统称,大概就是现在的山阴山阳地区,而那时日本管我们的中国还叫大明,所以后来我们的中国叫中国时,很多日本人还不适应了。

羽柴秀吉虽然是从给织田信长提鞋开始做起,一步一步成为了大名(大将军),但论资历的话,他应该还排名在明智光秀后面。所以让明智光秀去中国支援秀吉,还要听从秀吉的指挥,这让明智光秀感到是一种羞辱。当时的羽柴秀吉正在水淹高松城,那段历史后面另写,也很精彩。

明智光秀是从幕府将军足利义昭转投到织田信长帐下的,不知为什么,信长越来越不喜欢光秀,经常当着下属众人的面让明智光秀丢面子。有一次织田信长为了让光秀喝酒,把光秀的脸按在地上,还喊秃子喝酒。秃子是信长给光秀起的外号,就像管秀吉叫猴子一样。据说有一次,信长还让他的侍童森兰丸抽打过光秀。

在常人眼中,明智光秀是个聪明的老实人,绝没有人会把他和造反联系起来。

还有一次打仗时,明智光秀的母亲被敌方当做人质,但信长还是下令攻击对方,结果导致明智光秀的母亲被杀。

还有,织田信长下令火烧比叡山时,明智光秀曾哭着求情,但信长还是下令烧山,结果导致无数僧侣和无辜百姓死亡,大量寺院被烧毁。现在著名的比叡山延历寺就是那次大火后重建的。

以上这些旧恨新仇,让明智光秀对织田信长产生了巨大的怨恨,包括明智光秀的很多家臣也为自己的主君感到悲哀和无奈。

5月17日,明智光秀带着他的队伍离开了安土城,先去了坂本城。

我们这里所有的日期都是日本历,我查了一下大致相当于中国的农历。我们后面都使用这个日期。

坂本城位于琵琶湖的西南,就在比叡山附近,当年明智光秀烧了比叡山后,虽然有很强的负罪感,但织田信长还是把这里封给了他,并建造了坂本城。

明智光秀离开安土城时,想跟德川家康打个招呼告别,也被信长拒绝了,于是光秀的属下气愤地把剩余的食物包括那些鱼虾都倒进了护城河,闹的安土城全城都是臭味。就连德川家康也纳闷,一直接待他的光秀怎么突然就消失了,信长就简单说,军情紧急,去支援羽柴秀吉了。

当时的坂本城,是由明智光秀的堂弟明智光春在驻守。在坂本城期间,明智光秀越想越气,就不想带兵开拔。不过这个时候,意外得到一个消息,织田信长将在5月29日到达京都,然后也去往中国去支援羽柴秀吉,而且织田信长只带不到一百名的随扈和女眷,他们将住在京都的本能寺。

得到这个消息的明智光秀,突然间一个邪恶而大胆的想法在他脑中生成。

5月26日,明智光秀带着他的三千多人马前往了他自己的驻地龟山城(现在的龟冈市),27日路过京都岚山附近的爱宕山时,还祭拜的爱宕权现(相当于日本的战神),在爱宕山威德院,光秀还做了一首反诗,因为是谐音当时所有的人都没有看出来。

28日,光秀的人马到了龟山城。30日,明智光春带着一万多人马也来到了龟山城。此时明智光春也一直认为将与他哥哥一起去往中国战场支援羽柴秀吉,再说一遍,这里的中国是日本的山阴山阳地区。

在龟山城,明智光秀将他的想法说给了明智光春和几个贴心大将,几个人虽然都对织田信长对他们主君的态度不满,但可绝没有想过要造反。当他们听到光秀要杀信长的计划,先是被吓到,但随后也就都表态要跟随光秀一起赌上一把了,万一成功了,光秀就是取代信长的天下人,他们也都能飞黄腾达。

于是一个精密的计划制定了,将于6月2日凌晨,大军偷偷进入京都,要取住在本能寺的织田信长的首级。

6月1日,大军离开龟山城,除了几位将军外,所有士兵都以为是去中国。但他们发现越走越不对劲,因为过了桂川就是京都了。于是将军对士兵们解释说,出发之前,前去京都接受一下右大臣织田信长的检阅。

我做了张简单的图,红线是织田信长的路线,蓝线是明智光秀的路线,按计划两人都是要往西去往中国支援羽柴秀吉的。

6月2日凌晨(大概三四点钟左右吧),明智光秀的军队悄悄进入了京都城西,进城的位置大概在现在的七条通,现在的京都车站大概在八条的位置。

明智光秀将他的指挥所设在大概三条附近的堀川堤坝上,当时的正亲町天皇还住在京都的京都御所内。二条御所(就是后来德川家康的二条城),原是织田信长的居所(织田信长当时官任右大臣),但因为他不经常居住,就让给了诚仁亲王和他的儿子和仁王子(后来的后阳成天皇)。织田信长每次来京都(上洛)就都住在本能寺,至于他喜欢住在本能寺的原因,据说当时本能寺的一位大和尚日承上人(住持),是天皇的亲戚,这样有利于接近天皇。

此次同来京都的还有他的嫡子(准备培养的接班人)织田信忠,住在二条城附近的妙觉寺。(参见下图)

1582年6月2日(公历6月21日)凌晨,一万三千人的明智军队悄悄进入京都,一切准备就绪,明智光秀大喊一声“敌在本能寺”(喜欢战国游戏的肯定都知道),军队迅速就位,明智光春带领三千人包围了本能寺,其他人则包围了妙觉寺。明智光秀则坐在指挥所等待消息。

再说织田信长,29号到达京都后,准备过几日前往中国地区。他住在本能寺,他的儿子织田信忠住在妙觉寺。本能寺的随扈人员只有几十人,外加一些女眷等人。妙觉寺的人多些,有几百人,整个京都城内织田信长的人马加起来不过一千人。

6月1日晚上,织田信长和织田信忠与当地一些文人政要还一起喝茶谈天到很晚。凌晨被外面的嘈杂声吵醒,等明白是明智光秀造反时,已经逃不出去了。信长手下的几十人拼死抵抗,但大多战死,毕竟几十人再怎么勇猛,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了三千人的围攻,而且光秀军中已经有了当时欧洲引进日本的先进武器,火绳枪。

织田信长亲自参与了战斗,但当发现身边侍童大多死于抵抗后,知道无论如果也逃不过此劫了,就放弃了抵抗,独自进入屋内。

当第一时间得知是明智光秀造反时,信长首先是感到意外和震惊,但很快联想到他平日对明智光秀的态度,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只是他自己太大意了。死对他来说并不可怕,自己统一日本的大业和梦想,在接近实现之际,却要终结了,才是最大的遗憾。

现在,他只想不能让自己的首级或尸体落入明智光秀手中。他让他最喜爱的侍童森兰丸守在门外,自己切腹自杀了,然后森兰丸将他的尸体用点燃的木门窗焚化。

一代枭雄,织田信长,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于自己部下的叛乱,这真是造化弄人。

再说说织田信长的嫡子织田信忠,信忠所住的妙觉寺,人员比本能寺的要多,有数百人,当得知本能寺遭袭时,信忠率军前去增援,但此时妙觉寺也被军队包围,而且从本能寺传来的消息,织田信长已经殉难了。

于是,信忠率队从妙觉寺转移到了防护能力较强的二条御所。当时二条御所内住着诚仁亲王和他的儿子和仁王子,明智军也不好进攻。织田信忠给明智光秀写信,请求先让亲王和王子撤出,然后双方再战,明智也同意了。当亲王一家战战兢兢地撤出二条御所后,双方的激战开始了。

其实,当时的情况下,织田信忠可以选择逃离京都,假如他真的逃亡成功,日后还有没有丰臣秀吉的崛起还真就不好说了。但织田信忠选择的是继续留下来战斗。

几百人对上万人的结局自然也毫无悬念,织田信忠最后也自杀了。

本能寺之变先写到这里,后面的事,以后到其他有关的地方再写。如果对历史有些了解,那再去一些有历史的地方,就不会觉得枯燥。
关于本能寺之变,有人评价说,明智光秀是日本最聪明的人,做了日本最傻的事。

信长公庙后面,是织田信长的一座墓葬。

本能寺之变后,自杀后的信长尸体被焚毁,得不到信长首级的明智光秀非常懊恼。但也无法确认信长的尸体在哪。本能寺之变十天后,从中国迅速回撤的羽柴秀吉剿杀了明智光秀(山崎之战另写)。信长死后一个月后,信长三子织田信孝收集了信长的骨灰。后来羽柴秀吉在大德寺总见院为织田信长举行了隆重的葬礼,那里后来成了织田信长的家族墓地,而本能寺这里只是信长的另一座墓。将来到大德寺还会再细写那段故事,这里也不多说了。

织田信长墓,里面可能有他的部分骨灰和一把太刀。

紧邻信长墓,有一个合葬墓(或许是纪念性的),是在本能寺之变中的战死者,旁边的不锈钢牌上有他们的名字。其中大部分是他的侍童,包括森兰丸三兄弟,还有京都所司代村井长门守(村井贞胜)。其实所司代是有京都防卫义务的,据说,当时明智军队进入京都还是有一些风声的,不过被所司代村井贞胜给忽略了(也许是他头天喝酒喝多了),假如他能更警觉点,也许织田信长就能躲过这一劫。不过这位所司代最终也与信忠一起在二条御所战死。

本能寺大殿的后面,还有一些墓地。

这是本能寺的一些僧人墓地。

还有一座天皇王子的墓。

以及一些贵族的墓葬。德川家和岛津家都是著名的大名家族。

这座纪念碑是信长公三百五十年纪念碑,没有日期落款,不知是诞辰350年还是殉难350年。关于本能寺之变的动机,后人一直在研究,有不下百种的推测,但都缺少足够的证据支撑。最近明智光秀的后人明智宪三郎出了一本书《本能寺之变》,不过我还没看过。

2017年,织田信长与明智光秀两家的后代又坐在了一起,四百多年的恩怨握手言和。

每次去京都,如果顺路的话,都会去本能寺看上一眼,感受一下历史,每次都会有新的发现,哪怕是一点点。

从后面看,左边是信长公庙,右边是本堂。

本堂的后门。

一座很小的手水舍。

本能寺院内南侧,有一排小房子,我过去还以为是办公用房。后来才知道是塔头院,一共七座。日本的很多寺里面还有很多院,比如大德寺就是由诸多的院组成。

塔头是寺院历史上特别有名的僧人或住持的墓。本能寺中的本行院,就是与信长交往密切的日承上人的塔头。


新本能寺当初占地也不小,不过历经四百多年后,现在的本能寺收缩的相当严重了,在寺庙云集的京都属于中小寺庙的规模。这座大宝殿已经是座现代建筑了。

大宝殿里面有些展馆,是与法华宗有关的知识介绍,本能寺的历史,还有一些与织田信长有关的文物。据说有一只织田信长用的过,中国福建制作的曜变天目茶碗。织田信长非常喜欢品茶,对茶具非常喜欢,本能寺之变的前夜,他还请一位博多商人带着上等的茶具一起品茶,不知这只茶碗是不是那次留下的。

本能寺门口还有个塑像,前面没有介绍。

他是镰仓时代的一位著名僧人,日莲(1222-1282)。他创立了日莲宗,也称法华宗(日本法华宗)。所以本能寺是日本法华宗的寺庙。日莲宗算是净土真宗的一个民间分支教派,在当时日本的下层社会比较普遍。日莲有个著名的《立正安国论》,献给当时的镰仓幕府执政北条时赖。所以塑像下面有四个字“立正安国”。《立正安国论》通篇都为汉字所书。


本能寺就是在这样的三条名店街内。

这是位于河源町大街上的本能寺侧门,因为这里像京都数不清的众多小寺庙一样,太不起眼了,人们大多从门前匆匆而过,很有少人进去看一眼。

本能寺对面,河原町大街上的教堂是天主教京都教区的总堂。当年天主教进入日本时,得到过织田信长的大力支持,以至于京都到处是洋教堂(南蛮寺)和传教士,一些有关本能寺之变的历史记录也还是出自那些传教士之手。当时本能寺旁边也有座教堂,不知现在京都教区总堂还挨着本能寺,是巧合还是有意。

写这篇大概用了好几天时间,不知有几个人会看完,欢迎指正。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mwtb.com/article/2682703.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mmwt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