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天文之乱—传统外交政治的终结与伊达氏的危机

天文之乱—传统外交政治的终结与伊达氏的危机

前言:下克上的日本战国时代,是家臣反叛君主、幽禁君主以此掌控权力的基本方式。不过在已经战乱的时代,甚至连至亲的血亲也是不能信任的。父子相残、兄弟反目在已经通过应仁之乱陷入1个多世纪战乱的日本战国时代是及其常见的现象。

席卷了16世纪日本全土的战乱,伴随而来的下克上的夺权模式始终贯彻期间。家臣反叛如浦上宗景被家臣宇喜多直家流放、兄弟反目如织田信长诱杀叛逆的弟弟信胜、父子相残如武田信玄流放父亲信虎等。本文,笔者就发生在古日本东北地区"陆奥国—奥州"()的天文之乱来向大家揭示其中的冰山一角。

天文之乱可以理解为使奥州伊达氏由盛转衰的关键点,是下克上的模式下典型的权力争夺案例。开启了日本东北地方60年的长期战乱。

伊达家纹

伊达家的光辉之路

陆奥国伊达氏族,出身是日本平安时代的当权者—藤原氏的后代,在镰仓时代的公元1189年,本来是日本京都武门的藤原朝宗随镰仓幕府将军源赖朝征讨奥州藤原氏。在征讨奥州藤原氏的战争中,朝宗因为率领四个儿子奋战杀死了奥州方的大将佐藤元治而受到镰仓幕府的封赏,获得了伊达郡因此姓氏改为伊达成为了奥州伊达氏的始祖。

奥州藤原家明主--藤原秀衡

伊达氏自从始祖朝宗开始就对于外界形势就有着非常敏锐的判断力。从始祖朝宗无视朝廷指令率兵加入镰仓的源赖朝,到第七代伊达行朝在日本南北朝时期突然转为支持足利尊氏。伊达氏在这两个时代,镰仓时代和室町时代都通过支持开创新时代领导者的方式,取得了超过其他家族的先机获得了当时当权者的重视。此时是公元1347年,利用和大陆之间贸易获得极大利益的伊达氏,已经在日本奥州地方稳固发展了1个半世纪。

镰仓幕府将军--源赖朝

通过敏锐的政治观察力,伊达氏俨然已经和初定的足利室町幕府关系亲近,这时第八代的宗远利用百年来积累的力量,开始对外进行军事行动。先后打败了长井、武石、亘理等家族并且和名义上奥州地区的总领"奥州探题"大崎氏进行了对抗。在一面维持着和室町幕府的关系的同时,也着手与大崎氏以及其背后的镰仓足利家(镰仓公方)之间的较量。公元1397年,通过前往京都向足利义满将军争取支持,伊达氏筹备了两年之后联合会津地区的芦名氏族对关东的镰仓公方宣战并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扩张战争。终宗远一生,伊达氏控制了奥州南部的领土获得了预年产几十万石稻米的领地。通过采取对足利幕府恭顺态度,伊达氏族在所在的奥州地区的发展一路上极为顺利。

但是在拥有着强大的实力上,是不足以和其他家族同等对谈的职位。面对实力原本不如自己的奥州探题大崎氏以及越后国守护上杉氏,这些氏族对伊达一族的无礼表现时。身处下位的伊达氏没有办法与他们同等对话。为此,第十三代的伊达尚宗时期开始,伊达氏开始谋求陆奥国守护这一职务。

伊达高宗—伊达尚宗的儿子,在伊达氏数代祖先和自身多年的外交努力下,使得足利幕府的将军足利义稙的青睐改名为伊达稙宗而获得了左京大夫以及陆奥国守护这些职位。这样伊达氏就在政治身份上拥有了和大崎氏的对等话语权。

联姻体系的家族政治

古代日本人的家族观念与同时期我国自古以来的家族观念有明显的区别。对于家族的血缘传承的确是支持的,但是在家族后代没有男性或者没有孩子这一情况下,他们可以接受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作为养子以继承家名(家族名号)。所以,会出现大量利用过继儿子的方式并吞其他家族的方式。不过,这也预示着在继承之前所送出的养子也同样是人质。

伊达稙宗拥有很独特的政治手腕,他不介意孩子成为人质,甚至很习惯于使用过继养子的方式以一种裙带关系维持奥州这一个地区的势力平衡。

稙宗的构想是,以伊达氏作为纽带,将除了家族必要继承人之外的其他子女以过继他国、远嫁他国的方式,使得伊达氏的枝叶渗透进其他大名的家族。而在稙宗和长子伊达晴宗不和之前,伊达氏的外交法取得了如下的成果:奥州众多家族中的田村、二阶堂、挂田、相马以及芦名这5个家族的家主都是稙宗大的女婿;大崎、葛西、亘理、桑折这4家的家主都是曾经过继的稙宗的儿子;甚至位于出羽地区的最上义定也迎娶了伊达稙宗的一个妹妹。

如此庞大复杂的血缘联系,使得奥州地区的局势基本趋于稳定状态,曾经相互攻击较量的各个家族在产生冲突时只需要稙宗从中出面调和就可以和平的解决,奥州俨然成为独立于战国的一片土地。

而,就在通过血缘来建立稳定体制的伊达稙宗认为,可以通过将第五个儿子伊达真元(日后的伊达实元)送到临近的越后地区以谋求继承越后上杉氏的计划即将实施的时刻,长子伊达晴宗发难了。

战国时代的奥州势力分布图

父子反目,伊达内乱

父亲稙宗认为,借助将儿子过继上杉氏可以兵不血刃的将伊达氏的影响力扩大到其他地区,同时让伊达氏的版图也随之可以加大。这样的方式配合有针对的军事行动,可以十分有利的维持伊达氏的权势,伊达氏也确实因此逐步踏上了蜕变为战国大名(大名:大领主)的道路。


伊达稙宗

伊达晴宗是伊达稙宗的长子,原则上是一定会继承伊达稙宗领土的。但是,由于晴宗在看待父亲稙宗对越后上杉氏的态度上和父亲不同造成了对立。过继儿子这样的外交举措伴随着将儿子实元送为人质,同时随行保护实元的部队也会作为礼物留在邻国。这样的举动本就是在无形中削弱伊达氏自身的实力。但是稙宗一意孤行坚持这样的做法。

而同时还发生了伊达稙宗想要割让部分领土给女婿相马氏的情况,对此表现出担心的晴宗也是坚持反对的。于是在1542年,晴宗和反对派的家臣中野宗时合谋,以保全伊达氏实力为原由对稙宗进行了谋反,并软禁了起来。

但是,依靠软禁的方式反对父亲的晴宗,此时需要投入精力于稳定伊达氏众臣的人心。因此对于稙宗的关注度就有所松懈了。此时,忠心于稙宗的老臣小梁川宗朝秘密救出了被软禁在西山城的稙宗。同时,对于发动变乱软禁父亲的晴宗,奥州地区由婚姻外交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众多家族都因此被卷入了突如其来的内乱。并且,由于诸多家族都是直接和稙宗有所关联,所以站在晴宗方面的只有其岳父岩城重隆和部分伊达氏的家臣,晴宗方面明显不利。

伊达晴宗

风光不再,家族的衰落

不过,占据优势的稙宗也未曾想到的事发生了,长子晴宗也拥有着完全不亚于自己的敏锐判断力。为了逆转越来越显著的不利形势,晴宗一直密切的注意着奥州众家族的关系。终于,1547年芦名盛舜和稙宗派的二阶堂家、田村氏因旧日的纷争矛盾激化,因此倒向了晴宗一方。稙宗的姻亲政治体系逐渐开始崩溃。

由芦名氏的倒戈开始,晴宗的压力逐渐减小了。1548年后,陷入战争泥潭的田村隆显因为想要尽快摆脱困境,便开始谋求伊达稙宗、晴宗父子的和睦。对此,已经了解奥州动荡局面的室町幕府第十三代将军足利义辉出于对伊达氏内战的担忧,对伊达稙宗下达了停战的要求。芦名盛舜父子则作为中间人受命展开停战的调节工作。

足利家纹

剑豪将军足利义辉

长达六年的天文之乱,最终在足利幕府介入,奥州各家族不愿继续受战争连累的局面下,以伊达稙宗让位于伊达晴宗画上了句号。不过晴宗也最终步入了稙宗的道路妄图以家族关系维持伊达氏的繁荣。

目前,天文之乱的发生一般都归结于两种:第一,伊达稙宗的割地行为;第二,送出人质与军队给其他势力的行为。从这两方面我们不难看出,首先以奥州各势力盟主身份施行统治的伊达氏在选择割地于相马氏的时候也就会让其他家族轻视,从而使得统治地位动摇;其次,虽然出发点是以间接蚕食的方式夺取其他势力的领土,但是送出人质和军队也意味着分散自身实力甚至可以理解为向其他氏族低头,更会就此影响到伊达氏的统治结构。因此晴宗的反对也是有其道理的。但是采取谋反的方式,也的确有些过激,从而造成了逐步趋于稳定的奥州地区再次大乱,伊达氏步入衰落期。

结语:笔者以为,天文之乱既可以视为伊达氏内乱,也可以看做运用传统手段已经不能适应战国时代的印证。

伊达氏一直以来都是依靠外交上的敏锐度,以联合当权者的形式逐步发展自身的势力,甚至可以在必要的时候通过和相互攻击过的家族冰释前嫌来获得自身地位的存在。但是步入战国时代后,所有家族本质上都是希望自己成为佼佼者的。因此受制于亲疏纽带的政治体系逐渐不再适用时代的发展了。

伊达氏是不能例外的,因为在一个逐渐失去信用和原则的时代,采取缓慢渗透的方式已经不再合适。深知这一点的伊达晴宗进行了反抗。而天文之乱带来的奥州的动乱持续了近50年,在这期间奥州的势力彼此不能相容,相互之间纷争不断。

虽然,伊达晴宗表面上平定了天文之乱,但是其后为了能够保持家族的势力,晴宗和其子辉宗也还是步入了和父亲稙宗一样的道路想要通过联姻巩固自身的势力。也因此使得伊达氏虽然具备得天独厚的实力但是没有有效的运用这股力量。前后三代都没有再让伊达氏有所发展。而同一时期将外交手段仅仅作为缓冲方式的诸如织田、武田等家族便选择了真正通过提高自身经济、农业、矿业和军备这些方式先后成为了一方的霸主。

由伊达氏的经历来看,当传统手段不能再满足需要的时候,如果不能及时的去发掘新的方针,那么苦苦维持的现状是迟早会被打破的。有时只有适当的转变才可以帮助自身、发展自身打开新的格局。

战国时代后期"独眼龙"—伊达政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mwtb.com/article/1960904.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mmwt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